惠子正在折跃

我是多么好的一个柴犬啊~

听舍友吐槽怒骂她奶奶,心里十分不是滋味,我就想到我家老人。
我家四位老人对我一直都视若珍宝,含嘴里怕化了捧手里怕飞了。然而他们都饱受病痛的折磨,姥爷走的早,在我5岁那年,死于尿毒症;爷爷在截肢后一年郁郁而终,那是2008年;奶奶死于脑梗,2014年;唯独姥姥还健在,我把对几位老人的尊敬和爱,都表达给了姥姥。爷爷和姥爷去世的时候我还尚且年幼,由于各种原因,我和我奶奶,非常亲近。
但是我不孝至极,14岁之后进了青年乐团就经常参加各种演出,周末在外面,各种团圆节日也经常在外面。16岁和父亲参加各种场合的即兴演出,和老人相处的时间也少的可怜。
金钱和社交场上的地位,为了这两样东西我和家庭疏远了不少。前年我奶奶病重,当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甚至还在外面跑场子赚钱。
那种感觉,仿佛被冷水浇了个遍,我向导师告假,我拿出自己身上所有的存款求爸爸拿去给我奶奶治病。那个可怕的寒假,我每一天都陪在医院妄图能用现在提起来都可怜的孝顺来弥补以前所有缺失的时间,然而一切徒劳,一切都,徒劳无功。
多么好的口才,在金主面前花言巧语,到了那时候连个屁都放不出来。
无尽的悔恨……无尽的,悔恨。
然而现在说啥都他妈来不及了。
多么痛苦啊,然而只能徒留自己现在饱尝苦果,什么也做不了了,什么也挽回不了了。痛恨无能为力的自己,痛恨这么不孝的自己。

评论